預約就診熱線:0313-8040120
  • 河北省文明單位
  • 三級甲等綜合醫院
  • 無假日醫院
  • 無障礙

圖片新聞

來源:張家口學院附屬人民醫院(張家口市第一醫院) 時間:2016-12-14 11:41:51

邸飛: 一年的等待 滿滿的情懷

原定的采訪時間是14點半,但過了半個多小時,仍不見邸飛的身影。
打聽才得知,13點,一位12歲的邢臺女孩因腦干腫瘤阻礙腦脊液循環,需手術緊急解除積水以減輕癥狀。邸飛急著進手術室,來不及通知更改采訪時間。
15點15分,手術室的門開了:“我是邸飛,實在不好意思,病人情況緊急,剛下手術臺……”


▲ 北京天壇醫院掛職我院副院長兼腦科中心主任邸飛教授為患者診療
圓了一年前未圓的夢

   “女孩的腫瘤位于后腦部腦干,顱高壓癥狀已經很明顯,越快治療效果會越好,但如果去北京就醫,光排隊就至少需要三個月……”身體雖然坐定,但邸飛的思緒仍停留在剛剛的手術上。他說,女孩的家人打聽到北京天壇醫院與市第一醫院合作建立了腦科中心,便從邢臺趕到張家口,經過兩天時間的診斷和檢查,順利進行了手術。
    “讓患者用最少的時間、花最少的錢看好病,這正是建立腦科中心的意義所在!”邸飛說,雖然他來北京天壇醫院(張家口)腦科中心工作僅僅一個多月,但已接診了十幾位這樣的外地患者,最遠的來自海南。
    今年42歲的邸飛已經從醫20年,他說,自己特別理解這些遠道而來求醫的患者。因為在北京天壇醫院,他幾乎每天都會見到各類外地病人“艱辛”求醫的場景。
拄著拐杖貼在墻角的老奶奶、母親懷中嚶嚶啼哭的孩童、抱膝蜷縮坐在地上的婦女……擠在手術室外、病房門前、走廊之間,吵嚷聲混著哭鬧聲———為的,只是讓專家看上一眼……
    他想用自己的努力,改善這種狀況!
    因此,一年前,當北京天壇醫院將與張家口市第一醫院合作建立腦科中心的消息傳開后,邸飛第一時間遞交了申請———他甚至開始謀劃:如何籌建腦科中心?怎樣將那里變成疏解北京就醫擁堵難題的“陣地”?
    由于種種原因,他未能如愿,醫院另兩位同事成為了 “幸運兒”———看著他們登車遠去的背影,那顆夢的種子,在邸飛的心中默默埋下……

一個人恨不得變成幾個用

▲ 北京天壇醫院掛職我院副院長兼腦科中心主任邸飛教授為患者查體

    一年后,當“圓夢”的機會到來時,邸飛卻猶豫了。
    他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70歲的父親,老人因腦梗臥床多年,需要人照料,如今情緒又不穩定。在北京,他還可以時常去探望,一旦去了張家口,陪伴父親就成了奢望。
    “爸,我過段時間要去張家口工作,那邊成立了腦科中心需要我,可能就不能時常過來看您了……”
    “去吧……安心……工作……我……挺好……”病中的父親,吐字都很吃力,仍不忘寬慰兒子。
    帶著對父親的掛念,邸飛踏上了西行的列車。接替他的同事擔任市第一醫院副院長、北京天壇醫院(張家口)腦科中心主任。
    為了這一行,他早做足了功課:當地的風土人情、腦科中心的基本狀況,醫院概況、醫護配備、軟硬件設施的安排……他心里清楚,他要到他新的“戰場”發揮他的技術優勢,幫助當地患者擺脫疾病,幫助當地醫院提升水平。
    即使是在人才濟濟的北京天壇醫院, 邸飛也是個業務骨干。他在神經外科工作多年,主攻顱腦腫瘤及腦血管病的治療, 這個領域對于手術的精準度要求更高,接觸的病種更加全面,不論是腫瘤、血管病、外傷還是脊髓相關疾病都會有所涉及, 這在分科較細的天壇醫院是極為難得的。
雖然在心中做過千百次設想,但真正到了張家口后還是有些措手不及。邸飛說,上任一個多月時間里,他就做了三十多臺手術,幾乎每天一臺。這樣的工作強度,甚至比在天壇醫院還要高!
    手術只是一部分。每天還要出診、查房、帶教,更有腦科中心的日常管理工作……從一上班,他就像陀螺一般地轉,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是常有的事兒,忙起來,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一個人恨不得變成幾個用。

一來就做了個“首例”
   剛來沒幾天,邸飛就做了一臺“特殊”的手術。
    某女,30多歲,張家口本地人,因顱咽管瘤手術導致腦積水,常規手術難度不大,但由于其身體狀況特殊———雙側腦室的室間孔并不互通,為手術帶來了更多不確定因素。
    按照常規,一般可采取兩種手術方法:直接從雙側腦室各引出一根分流管分別通到腹腔內,這樣花費較高,也會增加并發癥發生的風險;保守的方式可以只引一根管到腹腔,但術后效果難以保證……
    對邸飛而言,此時他考慮最多的,是怎樣減輕患者的經濟負擔、怎樣讓他們獲得更好的治療效果。于是他決定通過引入“Y形管”的方式,將雙側腦室的分流管連為一根再與腹腔連通,一次性解決患者困擾,可此前張家口地區沒有過類似先例,市里沒有手術所需的“Y形管”。
    怎么辦?邸飛拿起手機,撥通了北京天壇醫院的電話……
    因為腦科中心的成立,一條跨越200公里的就醫“綠色通道”再次開啟———載著“Y形管”的救護車從北京天壇醫院出發,一路飛馳,終于于當晚七點順利到達市第一醫院。
    術前準備全部就緒,手術室門前的紅燈亮了起來。
    臨近午夜12點,好消息傳來———張家口地區甚至河北省范圍內首例雙腦室端單腹腔端腦室腹腔分流手術宣告成功!
    這或許不是腦科中心所產生的第一個 “首例”,但對于中心的建設和發展而言,意義重大。
    用邸飛的話說:“腦科中心的建設,不應注重只是單單就診人數 ‘量’上的提升,更應當重視‘質’的建設,讓更多這樣的‘第一例’出現在張家口,出現在腦科中心,才能持續不斷地向前發展。質量是基礎,只有底盤穩了,大樓才會蓋得更加牢固?!?br />

個人再強強不過團隊
    邸飛是個開朗的人,隨和又善于溝通,因此很快完成了從一名神經外科醫生到醫院副院長、腦科中心主任的角色轉變,也很快與腦科中心的同事打成了一片。
他常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他知道,作為北京天壇醫院的醫生,他不可能永遠待在腦科中心,因此他希望能在當地培養一支“帶不走的專家隊伍”。
    上任后,邸飛便開始著手推進腦科中心的品牌建設工作,試圖通過科研課題的研究、學術氛圍的營造等形式,樹立腦科中心醫護人員參與臨床醫學研究的良好風氣,更好地服務患者,從目前來看,效果不錯。下一步,他計劃在9月底開展“提高醫療質量,迎接等級評審”活動,從病歷書寫、院感防控等細節做起,逐步規范醫護人員在合理用藥、神經內外科護理協作、病房管理等方面的行為。
    “來到這里,是我一年前就有的愿望?!臂★w說,對于未來,他滿懷憧憬,今后的一年,他希望用自己的方式,為推進京津冀醫療協同發展出一份力,讓張家口及周邊地區患者享受到與北京一樣的醫療服務,進一步疏解首都的非核心功能,讓老百姓看病不那么難、不那么貴。

                                                                             (宣傳處)

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最新_亚洲欧美日韩国产自偷第四页_偷拍精偷拍精品欧洲亚洲_色综合久久久久